【独家】棕油局总监无上限向马收购 中国或成最大棕油进口国
177 次检阅

【独家】棕油局总监无上限向马收购 中国或成最大棕油进口国 阿末古沙里:中国的决定将对马中关系带来正面影响。

大马棕油局总监拿督阿末古沙里博士说,鉴于马来西亚与中国的双边友好关系,以及中国提高植物油的使用量,中国可望成为我国最大的原产品进口国。

他表示,目前,中国是继印度及欧盟之后,我国第三大棕油进口国。


棕油是食用油及生物柴油的原料,中国也有潜能以棕油发展油脂化学工业、药物及其他棕油加值产品。

最多好处食用油

阿末古沙里针对中国决定无上限进口大马棕油的课题,通过电邮回应《》提问时说,棕油绝对可以取代其他植物油,棕油比其他植物油的产量高,也常年生产,同时有证据证明棕油是拥有最多好处的食用油。

“大马棕油局及世界研究院的研究结果显示,棕油的营养价值高,而且高温重复使用也相对稳定。”

他表示,中国是大马其中一个主要棕油进口国,中国驻马大使白天早前表明,中国将提高与大马的双边贸易,包括无上限进口大马棕油,长期而言,此举将促使棕油价格更具竞争力。


他认为,中国的决定将对马中关系带来正面影响。

中国有13亿人口,是全球最大的市场,中国的决定将维持棕油及油脂的需求,尤其是在动物饲料及食品业方面。

阿末古沙里说,由于中国提高棕油进口,大马去年出口的棕油比2016年增加2%至192万吨。

此外,中国也需要棕油作为生产800万吨生物柴油的用途。

欧盟排除棕油

保护菜籽农民

阿末古沙里说,2016年的数据显示,菜籽油(rapeseed oil)是欧洲国家首选植物油(37%),其次为棕油(26%),这意味着欧盟依赖棕油来满足成员国的需求。

他指出,由于欧盟议会成员对棕油有不正确的概念,认为它会破坏环境,才会通过可再生能源指令(RED) 禁用棕油生化燃料。

“欧洲议会通过在2021年排除棕油的议决案,被视为是一项保护菜籽农民的行动。”

部分欧盟国家反对

他认为,欧盟议会应采纳公平及自由贸易政策,一视同仁对待所有植物油,作为生产生物柴油的原料。

他说,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早前强调,我国并非是可以被愚弄的国家,大马将与棕油生产国携手合作,继续维护棕油的利益。

“大量进口棕油的经济体作出的议决将对原产品出口国带来影响,棕油生产国已抗议欧盟的单方面行动。”

欧盟国家当中,西班牙、瑞典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波兰及荷兰已表明不同意欧盟议会通过的上述议决案。

【独家】棕油局总监无上限向马收购 中国或成最大棕油进口国 朱乾海:油棕出油率能达22%平均值。

朱乾海:产量高价便宜

或棕油替代美国大豆

资深农业专家朱乾海博士推断,中国决定无上限进口大马棕油,除了基于需求量增高,不排除是因为中美贸易摩擦,令中国收紧对美国大豆的进口,而棕油作为可替代大豆的原料,不仅产量高出8倍,价格也更便宜。

他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中国大豆大多靠进口(尤其是从美国),主要是使用大豆渣作为禽畜饲料,其次是用来制食用油。

成分不同不影响作用

“中美贸易摩擦频发,中国可能实行的反制手段包括减少进口美国大豆,并转向其他国家进口或寻找替代原料,以满足需求。”

《新华网》去年7月13日报道,中美20多家企业在美国艾奥瓦州首府得梅因签署合同,中企将从美国进口1253万吨大豆、371吨猪肉及牛肉,进口总额达50亿1200万美元,因此中国若要减少进口美国大豆,就需另外寻找榨油和优质饲料来源。

朱乾海强调,棕油属于植物油,能替代其它油脂比如大豆油、向日葵油等,即使成分不同也不影响其作用(制食用油及饲料)。

“棕油产量比大豆高出许多,每公顷油棕可生产大约5吨油脂,比大豆高出8倍,让其平均价格更便宜,这也让棕油成为最适合用来生产生物柴油的原料之一。”

据探悉,油棕出油率能达22%平均值,同为油料作物的大豆出油率只有16%。

朱乾海猜测,欧盟有意限制棕油进口正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大豆油及向日葵油,大马在2017年对所有欧盟国家出口总值110亿令吉棕油及棕油制品,已间接威胁到这些国家小农的利益。

他直言,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所有政策必定会考量到国际、经济、外交及政治等因素;中国在欧盟限制进口大马棕油后向我国伸出援手,除了外交考量,也因为中国确有此需求;可预测的是,中国增加从大马进口棕油是迟早的事,仅因形势变化令事情向前推早。

【独家】棕油局总监无上限向马收购 中国或成最大棕油进口国 胡逸山:国人不会蜂拥改种油棕。

胡逸山:各国对棕油看法不同

盛亚资本(Senturia Capital)首席策略长胡逸山博士强调,无论是中美两国或欧盟与大马,若不幸发生贸易战,将对本来就已持续低迷的国际市场造成更大打击。

他表示,世界各国专家对棕油健康与否有着极不同的看法,欧洲国家趋向认为棕油有害健康,他们的食用油原料主要是葵花、油菜等。

“中国将如何取舍由他们自身决定,该国会否减少从美国进口农产品,转向其他国家(如大马)进口更多棕油作为替代原料,还是未知数。”

胡逸山提到,尽管中国决定无上限进口大马棕油,但由于本地目前已种植许多油棕,因此不会造成国人蜂拥种油棕的现象,更何况大马棕油必须面对印尼的挑战。

据美国农业部去年12月发布的“全球农业产量报告”,2017年度大马棕油产量预计达到创纪录的2050万吨。

独家报道:陈协运、宋秀英

独家报道:陈协运、宋秀英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